程玦、

开始考虑往文手转型了…目前沉迷于柚天…

又一次作为车车出镜,不过我换了头像啊,突然微妙起来hhhhhj

精致的猪猪女孩:

长图预警,所以最后见家长成功了吗,现在可以尽情食用了👏👏👏感谢群里小伙伴的卖力演出,因为我手机有点故障宇野的后半段是我用另一个手机上的,如果给大家造成阅读上的疑问,那就,给大佬递可乐😂

作为车车出镜

精致的猪猪女孩:

长图预警,我感觉我已经弄了好久,令人头大,看不清的地方我可以口述,没错,谢谢群里小伙伴的出演,谢谢后期小伙伴,剩下的另外发

终于忍不住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两位(然而画得并不像…)我笔下的柚天!羽生大佬的已经开始尝试指绘了还没画完…一点都不仙ˊ_>ˋ…天天的只有手稿…之后要是摸鱼也只会是手稿吧…

关于今天这件事

先说说我自己吧…我是看索契冬奥会被柚子圈粉的,有四年了。天天我是看着他升组一步一步走来的。资深粉算不上,因为没有说长期只关注他们,只是有比赛时才会特地去关注,其他时候只是首页刷到了就顺便看看。
早起也有想过这对cp,没想到今年居然火了,我这种老咸鱼都高兴到写文了,是真的开心。但毕竟是真人rpscp,我之前粉的真人cp也不少,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
只是…求求你们唯粉别到cp tag晃了,我们没带个人tag就不劳烦您特地搜cp tag了!何必自己显得没非要到我们这来自己找罪受?我承认那几篇文真的雷,我自己也被雷到了。但每个cp都会有雷文,也只有被雷过才会成长,只是时间的问题求你们别一棒子打死。你们看着不舒服我一样看着不舒服。但这终究是我们圈内的事情,还不用劳烦您特地挂出来“帮”我们整改。
关于挂我们吃糖的点…所有萌真人cp的吃糖都是靠蒸煮的细节+脑补形成的。而且我们这种北极圈吃糖,除了糖里抠糖再加上自己脑补还能有其他办法吗?毕竟体育cp,特别是这种跨国的,除了重大比赛之外真的再找不到糖了啊…都是吃新糖按年记啊…
总之这就是我的观点…tag里都乌烟瘴气的…我也就写过一篇文,另一篇柚天还是附带的。文我是不会删不会锁的,因为我认为我没错,我在圈地自萌,圈的是lof上柚天tag下这块地,不会影响到其他地,理直气壮的。
这几天争取更一篇小甜饼吧,气啥啊,吃点甜饼开心一下!!不介意你们催文的!毕竟我咸,你们不催我可能不会更的hhhhh也欢迎点梗,不雷就行,毕竟我自己没脑洞。
以上,我的看法!欢迎交友!还喜欢其他体育相关cp的,咱可以来交流交流啊!

是时候是时候买爆了

粉丝数在74停留许久后终于上涨了。首先谢谢你们的支持,但我可不是啥高产的太太啊!!这两篇只是咸鱼突然心血来潮的爆肝,之后我依旧是那个躺在你关注列表里的咸鱼,而且还是高三备考狗,可能毕业前都不会码文的…maybe吧…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交个朋友!

【葱桶】有计划私奔

*非友情!真爱情!注意避雷!
*含微量柚天
*为退役后时间线
*葱桶tag太冷清了,只好自己产粮,勿上升真人!
——
01.
隋文静和韩聪的退役似乎是在所有人的预料之内,他们到达了巅峰,而那两位后辈也有足够的实力接过这杆大旗。唯一一件在意料之外的的只有告白这件事,他俩并没有告白。

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是故意不说出口的,直到离别时,他俩分别登上了两列不同的列车,一个朝南,一个向北。

那天,阳光格外灿烂,风在夏季少有的送来清凉,没有热浪的侵袭,这场离别十分平淡。在和昔日的队友与曾经的搭档道别后,他俩各自转身,踏入不同的新生活,也是没有彼此的新生活。

“再见了,我的好搭档,十几年来承蒙你的照顾了。”

02.
“老铁,你跟聪哥真没成啊。”金博洋正在与隋文静通电话。此刻的隋文静正在芬兰的海畔。“要真成了我俩现在早搁儿一起了。看看你和羽生,有分开超过一个月吗?”金博洋不再说话,尽管他心中有许多疑惑。“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不浪费你的电话费。”“嗯,在国外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

放下电话,隋文静只是静静地眺望着海面。天气已渐冷,这片北欧的海域已有了寒气,只是踩踩水的话,这种水温还是可以忍受的。此刻没人限制,但隋文静依旧没有下水,脚上的旧毛病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那个人,他的叮嘱声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韩聪,你好烦啊…”

03.
隋文静与韩聪在退役后都选择了旅行,但对于地点的选择却截然不同。隋文静主要是在欧洲和北美,有些甚至是以前比赛去过的地方。而韩聪去的则是南美、南亚等地,那些虽不富裕却热情的地方。正因如此,他俩微博的风格在退役前后走向了两个极端,即便是攒了十几年的默契也没能将他俩偶然送往同一个目的地。

此刻,韩聪正立于乞力马扎罗之下,体验着非洲大陆独有的风情。只有亲身到过非洲大草原才能感受到它的魅力,与纪录片完全不同,它一望无垠,却不显荒凉。

在热带干燥而炎热的气候的烘托下,一股别样的热情就这么诞生了。他去过许多热情洋溢的地方,体验过不同的热情,但它们都及不上那个小丫头在他心中留下的热情。

“隋文静,你就不能像你的名字那样文静一点吗?”

04.
不知不觉,他们退役已有一年半了。那场漫长的旅途还未结束,不喜欢的地方只呆上三天,喜欢的地方能足足停留三个月。或许是因为平静久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就这么突然出现了。在法国呆了一个月的隋文静发了一张穿着婚纱立于巴黎铁塔下的单人照,并配上了一句简短的话:

“婚礼回国再办。”

在众多祝福之中,韩聪的祝福显得既显眼又不显眼。显眼因身份,不显眼因简短:

“祝你长久。”

等热度过了之后,韩聪又炸出了一条消息。他身着得体的西服,胸前的红玫瑰格外绚丽,他立于里约基督山下,话语同样简练:

“岁月静好,安度余生,有你,真好。”

隋文静的评论在众多祝福里显得格外不同,不是祝福,却又胜似祝福:

“缘分?”

05.(柚天)
在他俩退役两周年那天,隋文静回国了。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她发出了婚礼请帖。这个时候,那十几年的默契突然奏效了,韩聪的请帖也发来了。

“羽生,请帖你帮我拆吧!”金博洋将请帖递给身边的羽生,“我确实打心底替他俩感到幸福,但还是没有接受这个结果。”即便过去多年,金博洋也依旧是那股小孩子性子,但羽生连同他这份可以也一起爱着。

看着恋人这副模样,羽生伸手抚了一下小孩儿本就柔顺的头发,很是宠溺。

信封被缓缓拆开,纸上散发着清淡的花香。羽生缓缓展开请帖,扑鼻而来的清香似乎让他看到了那片花海,但现实将他一把拽了回来。在确认无误后,他才缓缓开口:

“天天,这两封请帖除了字体之外,其余的都是一模一样的。”

羽生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浅笑地看着金博洋懵逼的反应觉得格外有趣。

“难道他俩…”
“就是天天所想的那样。他们两个人寄来的两封请帖是在邀请你参加同一场婚礼。”
“他俩在一起了??!这么突然的吗!”
“我想他们会在婚礼当天给出解释的。”

06.
婚礼如约而至,是一场到场的每个人都期盼已久,也最终实现的婚礼。走完所有流程后,隋文静的韩聪才将这两年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跟聪哥在退役前就领证了,比你们所想的要早得多。”“没错,但我们花了整整两年去拍婚纱照。”故事没有想象中那么动人,从他们口中说出,一切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等等!”金博洋突然打断了对话,“你俩这两年不是一直在不同的地方吗?”隋文静的韩聪相视一笑,露出一副“就等你问这个问题”的表情。“这个啊,其实我俩一直都是在一起的。”韩聪说着,一把搂过隋文静,“那些地方我们都去过,只不过…谁说照片是哪儿就证明我在哪儿,我不能上传两个月前的照片吗?”

金天天同学选择沉默。

07.
散场后,花滑队的诸位举行了一个小聚会,时隔多年,他们在一次聚在了一起,气氛融洽,恍若隔世。
“不是我说你们,这么皮,跟天天那小子学的?”金杨先开口调侃。“江哥,皮的人那么多,怎么就甩锅给我。”金博洋表示抗议。

“金天天同学,这还真是跟你学的。”酝酿了许久,隋文静才缓缓开口,“我和聪哥这才叫真正的有计划私奔。”
—END—
我有一颗想让葱桶结婚的心!!
By:程玦

《有计划私奔》的番外快写好了…没错我还是写了葱桶的,非友情,真爱情的…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发出来了…
算是个预告吧,对前篇有兴趣的可以戳我首页,柚天的,两句话葱桶。所以这次葱桶的也有两句话柚天,雷者自避。
葱桶粮不够怎么办??自己产吧…

【柚天】有计划“私奔”

*已交往设定,HE,私心了葱桶

*时间线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过后

*有私设,柚子会中文但不多。里面的交流事实上还是用英语的,我懒得句句打英文,就只写了一句简单的

*第一次写柚天,交党费

——
01.
那是他梦寐以求的金牌。

金博洋,这是一个该被刻入历史的名字。此刻,国旗伴着国歌缓缓升起,而那个小孩儿正站在冰场中央的至高点。以前,无论心中有多么不甘,他也不会对着镜头落泪,但这次,他忍不住了,热泪盈眶。

曲罢、合影、下领奖台、绕场合影,本来一切按流程进行,那位站在旁边的敬仰已久的前辈却强行多加了一步——

他下领奖台后紧紧抱住了那位冠军,轻声说了句:

“天天果然是最棒的!”

02.
金杨:“我的预感果然是对的,我咋就那么瞎呢…”

宇野昌磨:“呵呵,我啥都没看见…"”

03.
晚宴十分热闹,金博洋的直播间也十分热闹,只不过主播更像是金杨。而真正的主播正一直被别人拉去合照。

“你好!”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jpg

瞬间暴涨的弹幕和礼物差点让金杨产生关闭主播的念头。“好了,别刷了,”金杨一把拿过手机,“要是手机卡死了你们就没得看了。”观众瞬间消停了不少。金杨抬起头,看着这个罪魁祸首无奈地叹了口气。

“What happen?”羽生式懵逼.jpg

04.
金杨和羽生只是干瞪眼,金杨不知道如何解释,羽生也不知道如何提问,况且羽生来此的目的可不是直播啊。

“你俩搁这儿干瞅啥呢?”端着餐盘的于小雨很适时宜地回来了。“小雨,救命啊!”金杨迅速把于小雨拉回来阐述了来龙去脉。无奈地扶额后,她上前去跟羽生交谈。具体聊了什么金杨也听不懂,他只是默默举着手机,将镜头对准羽生。

羽生少有的在聊天时不专心,他四处张望着,满脸疑惑。“难道…”金杨面对着满屏幕的“prpr”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在这时,于小雨摇了摇头并指了指金杨。金杨一脸“我啥都知道”的表情听到了那个和他所想的一模一样的问题:

“Where is Boyang?”

果然…

“Over there.”金杨反倒觉得释然,并用手指向了被人流挤远的金博洋。

“Thank you.”道过谢后,羽生突然找到直播镜头,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

“谢谢你们,我先走了。再见!爱你们!”

说罢还比了一颗心便瞬间只给镜头留下了一个背影。金杨只觉得自己拿着手机的手快被消息提示给震断了。

“小雨,我能砸手机吗。”
“可拉倒吧,这可是天天宝贝到不行的偶像同款。”
“羽生咋就这么受欢迎呢。”
“人家是小仙男还冻龄,你觉得呢。”
“emmm……”

05.
金博洋此刻非常绝望,他的肚子已经抗议很久了,但周围的人群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他们难道不饿吗!”皮皮天在心中嚎着。

“天天!”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金博洋随即感觉到手中多了一颗糖,“先拿这个垫一下吧。”他摊开手,糖果的包装纸上印着他看不懂的文字,只能从图案辨别出这是一颗水果糖。“偶像给的糖是不是应该收藏起来啊。”但肚子的哀嚎不支持他这么干。

或许是因为这颗糖产自于樱花国,金博洋觉得它格外的好吃。正当他准备道谢时却发现那个人正拽着费尔南德兹被人群包围着,而自己已经脱离了人流中心。小孩儿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恰巧在这时,羽生看向了他。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bu)

羽生什么都没说,只是指了指口袋。口袋?金博洋皱了皱眉头摸向自己的口袋。一张卡片,口袋里多了一张卡片,正反都是白色,没有任何装饰,其中的一面有一行写得并不熟练的汉字:

这交给我,你去取餐区等我吧,我一会儿就到。

取餐区!金博洋立刻划到了自己的重点,他朝羽生比了个“ok”,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看到便同样也不回地奔向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地方。

看着小孩儿离去的背影,羽生露出了一个能秒杀少女的微笑,在快速回答完提问后,他只留下一句:“剩下地问我旁边这位吧。”就飞速溜走了。

师兄:“???把我拽来的是你,留我独自一人的还是你。不是很懂你们谈恋爱的。”

06.
宇野发现那个皮柚前辈向自己走来时,刚准备打个招呼并推荐几个菜式时,皮柚前辈却突然一个拐弯径直走向了博洋选手。这是他的手第二次尴尬地停在半空。

“他俩绝对是故意的…宇野昌磨,你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就不能学聪明点呢。”此刻的宇野只想用僵住的手抽自己一巴掌。

金杨远远地就看见了对着菜式犹豫的金博洋,他刚准备走过去就看见了再次突然出现的小可爱。金杨停住了脚步。“你最好不要过去。”一声来自戈米沙的建议,“我知道,我只是想把他的偶像同款还给他。”金杨晃了晃他手中那部因为卡死而被迫关机的手机。“哦…”米沙顿了顿,“那…保护好视力。”

回来后的金杨表示连护目镜都没用,这是穿透伤害!

07.
金博洋失踪了。

晚宴结束了,清点人数时,金博洋不见了。本以为这个新科冠军是因为太累了而提前回宿舍了,但回奥运村后也不见他的踪影,电话不接,留言也不回。

“老铁,别皮了,快出来。”隋文静拉着韩聪在奥运村里到处找金博洋。中国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外传,每个人只是打着散步的名义四处找着人。

老妈子性格的金杨自然是比所有人都着急,他一边漫无目的地找着,一边思索着金博洋可能去的地方。但他越想越觉得这场失踪过于奇怪,直到他遇到了同样气喘吁吁的宇野昌磨。

“羽生也失踪了?”
“博洋选手也失踪了?”
俩人同时问出来问题。

哦…果然如此。

08.
金杨手机的提示音率先打破了沉默:
“金博洋的天天”更新了抖音。

说时迟那时快,金杨毫不犹豫地点开了抖音。是一段熟悉的社会摇,只不过录到一半时镜头一转,金博洋与摄像调换了位置。紧接着,那个冰上贵公子也跟着音乐开始摇摆。

“终于被带歪了吗…”这是金杨的第一反应。宇野看着视频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O…Ok,I know.Emm…Thank you。”说完便朝着自己的队伍走去。

金杨此刻并不想回去,他很清楚其他队友一定也都知道了金博洋的去向,只不过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金博洋的天天”更新了微博故事。

一条新消息弹出。只有一张照片,金博洋和羽生的合照,背景是一条小吃街。

金杨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在群里说:
“谁可以把这张照片传给日本队?”
“为什么要给日本队?”
“我刚刚碰到了宇野,他说羽生也失踪了,报个平安吧。”
“…狗男男。”

09.
大家约定等集合后再给金博洋打电话,免提的那种。这个重任自然是落到了金杨手上。

“喂江哥,咋了?”
“你这小子咋整的,你知不知道大家多担心,见色忘友。你这算啥?私奔?”
“你说是那就是呗,这叫有计划私奔。”
“啥就有计划了,你跟羽生搁哪儿商量的。”
“晚宴啊,你不还来送手机了吗,就那会儿。”
“…”
此刻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金杨。
“行吧,我瞎。”金杨觉得这通电话可能聊不下去了。
“行啊,你小子能耐了,当心回来加训。”隋文静开口了。
“不是…老铁过分了,异国恋很辛苦的。”
“呸,不吃狗粮。”
“咋?只需你跟聪哥发不许别人喂?”
“我…”隋文静也被噎住了,随即一记眼刀丢过去杀得韩聪脊背一凉。

接下来每个人都上去怼了两句,但此刻的金天天同学战斗力爆表全都噎回去了。正当老铁们狂秀东北话时,一句标准的普通话突然插了进来:

“大家不要怪天天了,是我提议的。”

小仙男开口了,他听得懂中文还在帮天天说话,这可咋整啊。只听见电话那头一个劲儿的:“羽生,我爱死你了!”金杨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10.
经历这件事后,金杨收到了宇野的好友申请,在他同意之后他被迅速拉入了一个名叫“拒绝狗粮”的群聊,群里还有费尔南德兹、戈米沙和车俊涣。金杨表示自己产生了一股拥有盟友的归属感。

隋文静事后有怂恿过教练给金博洋加训,往死里加。但教练居然赞同金博洋说的“异国恋很辛苦”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了他。

隋文静表示自己也要有计划私奔。

-END-

错字就无视掉吧,我懒得检查一遍…也别催啥葱桶的有计划私奔,随缘的咸鱼会让你们失望的hhhh
By:程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