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爱图片大于文字的低龄儿童新浪微博:@程玦King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

安哥生日快乐!
趁着生日复健一下!
p1是耍帅安,p2是事后害羞安ww,p3是关于这套衣服的审定ww提供衣服的是丹尼尔hhhhhhh

【全职高手】《深夜的祝福》

注:
1.本篇为喻文州生贺,微喻黄(真的是微吗)
2.渣文笔!慎看!
Ready?
Go!
————
喻队,生日快乐。”
2月10日的凌晨,喻文州的手机一下子炸了,各种各样的祝福消息一下子涌来。
“不过第一条居然是张副发来的,还真有点意外呢。”喻文州看着这条被众多祝福压在最下面的最简短的一条稍稍有些吃惊。
“张副还没睡吗?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小卢刚刚查寝时你装的真好啊,要不今天加训一下吧。”
“谢谢叶神,但很遗憾你没有抢到第一。”
“谢谢乐乐,放心,你不是第二。”
………
挨个回复完联盟里各位选手的祝福不是难事,有一部分人直接在群里发的消息更是减少了不少工作量。“呼………”喻文州长舒一口气,“接下来是粉丝的了…这个可能有点麻烦了…”
“哒哒哒”、“哒哒哒”,偌大的房间里回响着敲击键盘的声音,只有电脑屏幕发出着微弱的光。身为职业选手的他,键盘明显比手机回复要方便的多;在青训营时就一直保持着的半夜开电脑不开灯的习惯,直到他成为职业选手这么久也没改过来。
“队长,这个习惯你最好改改,对视力不好。”
每当喻文州这么做时,总会有一个人提醒他,而且还是一遍又一遍、不间断地提醒。
“呃…”微扬起嘴角,喻文州边回复着粉丝的私信,一遍回想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唉…想来想去不都是少天陪着我的吗。嗯…黄少天……呃………等等…”
喻文州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迅速在记忆中搜寻了一遍自己收到的祝福。
“嗯……确实没收到少天的。”喻文州微皱着眉头,脸上写满了惊讶,“以往少天都是第一个发来祝福的,今年没收到反而还有点意外啊。也不知道他小子是不是盘算着什么,总之从现在开始要小心一点。”
“哦,小心什么?”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响起。
“没什么,只是少天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喻文州慢慢站起,转身看着这个比自己稍矮一点的人。
“什么嘛!队长!你这个反应太没有意思了!!我还以为你会用很惊讶的语气问我为什么来找你!至少!至少表情会很很惊讶!!但你这么平静真的超级没意思啊!!”黄少天嘟着嘴,立刻开始长篇大论,“我这么好的计划啊!我还特地计算了一下以队长的手速回复完消息需要多长时间,还特地在外面守点的啊!但队长你这反应也太辜负我着一片苦心了吧!”
“所以说,就是因为你专心守点,忘了在零点给我发送祝福消息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怀疑啊。”喻文州微笑着看着对方。
“唉??队长那么在意我的祝福吗!”
“想不在意都不行啊。每年你都是第一个给我发来祝福的,还都是长篇大论的。”
“唉是吗?我都没注意!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嘛。毕竟你看啊文州,我们在一起搭档都快十年了!对于老搭档的生日祝福当然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啊!不然怎么对得起咱们'剑与诅咒'这个称号啊……”
“打住打住。”喻文州挥挥手示意对方停下。
“不是吧,连文州你也开始打断我说话了,那以后在联盟里我该找谁说话啊。”
“想不到你好有这自知之明。”战术大师接机打趣对方,“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只是来发牢骚的话,是不是太浪费了呢,毕竟这么晚了啊。”喻文州微扬着嘴角,像以往看穿战术一样看着黄少天。
“对了对了!不是来发牢骚的!”黄少天迅速跑回门口,从门旁拎出了两个小盒子,“文州,这个就是我们俩经常去的那家蛋糕店的蛋糕!是你最爱吃的那款。”
“就买两小块?不打算分给其他队员。”喻文州微微歪头询问对方。
“这两块可贵了,文州你是知道的。不然我也不会半夜偷偷一个人跑来啊!而且那家蛋糕店平时都是我们俩单独去的,我才不要安利给他们!省的到时候还让我请客”黄少天转身带上了房门,“所以,我们俩就现在悄悄地吃!”
“真不愧是剑圣,想的真周到。”一边说着,喻文州一边迫不及待地拆开蛋糕盒,“所以说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比如说,欠我的祝福。”
“这个当然不会忘了!”黄少天立刻拿掉用嘴叼着的叉子。“今年的祝福不长!很短的。”
喻文州放下了蛋糕,郑重地看着眼前这位老搭档,说: “那我很期待呢。”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纸条,看了半天之后索性揉烂了扔在了废纸篓里。
“祝福还是自己临时说比较好。所以说文州啊,我说的不好的地方你也不要笑我。”
黄少天再次清了清嗓子,站直了身子,说:
“文州,生日快乐!跟你搭档的这十年,我一直都很感谢你。谢谢你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直陪伴着我。仔细想想,从我正式成为职业选手,无论是在蓝雨,还是在国家队,都只有你这么一个队长带着我。也是因为由你操纵着索克萨尔,我的夜雨神烦才可以毫无顾忌的冲向前方。所以在我剩余的职业生涯中,也请你一只陪伴着我吧!”
“亏我还那么相信你,结果还不是长篇大论了。”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谢谢你少天,你的祝福我收到了。今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毕竟我们是,”
“剑与诅咒啊!”
—END—
By:程玦
【PS:对于本文中任何片段产生任何不好的联想的人都去面壁吧!这只是一篇友情向的文hhhhhhh】
以前的文里我都嫌弃对话少了,结果现在是只有对话!!啊啊啊!手果然生了!(虽然以前写的也不好ˊ_>ˋ)虽然是生贺文…但果然是私心了喻黄啊!嘛…总之
文州生日快乐啊!今年我也会是你的小迷妹的!!

【酒茨】红

取名废,名字瞎取的
文采废,文是瞎码的
没有剧情!没有剧情!!
非要说有的话,就是那种非常非常无脑的剧情!!
——
【序】
酒吞童子喜欢红色,不只是因为他的发色,有几个其他的原因。
——
【那片红枫林】
红枫林是个奇怪的地方…
人类们都说,枫叶只会在秋季呈现出绚丽的红色,但这里的枫叶一年四季都是红色的。
因此,很少会有人类来打扰这片宁静。
酒吞以前很喜欢这个地方,但近百年来,他却一直拒绝来这里。
每当他迫不得已路过时,他还是会驻足停留,远远地看着那片红枫。
他会想起那位名叫红叶的女子……
几百年前自己曾深爱着她…
——
当自己堕落时有那么一个朋………挚友曾拼命挽救了自己。
真好。
酒吞这么想着。
——
【那位故友】
酒葫芦觉得自己十分憋屈。明明自己叫“酒葫芦”却已经好久都没有喝酒了。
主人上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呢?
——
酒吞童子到现在都不相信自己已经戒酒了。除开去看那位故友时会小酌一杯之外…他已经一百多年没畅快地喝一次酒了。
“大概是因为一个人喝…实在是寂寞啊。”
这是他给自己的答案。
——
“他头上的角…是红色的啊…”
酒吞独自呢喃着。
“他的角,他的红…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红…”
酒吞看着远处的夕阳,一点入迷…
“我喜欢你的红…而且,连同你这个人一起喜欢…”
……
“但是你不听不见了…”
——
【结】
酒吞站在一块墓碑前,斟满一杯酒,轻轻放下。
“以命换命,真是你的风格。”
他轻轻抚去墓碑上的灰尘,痴痴地盯着上面那个名字许久…他回想起来很多…
当自己遇难时,有那么一个挚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真…不好……
“比起性命,我失去了更加珍贵,也是我最珍贵的一样东西…确切地说,是一个我深爱着的人…”
“你知道吗…”
“…茨木”
-END-
By:程玦
无脑产物…

我又活咧!!
桓桓生日快乐!!我……我然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是我好喜欢喜欢你啊!!(Sun!放下你的爪子!!)加油啊!!会一直支持你的!!
占一下孙朴tag

明明一开始是照着快银画的…但最后…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我家小天使!这不是!!第一次弄这种像素图,不足的地方有很多…以后有机会多练练……
但不得不说…我家快银小天使太可爱了^q^

发现粉丝数一直停在70…谢谢你们粉我…毕竟我这么懒…
不过我还是想让粉丝数变为三位数啊!!那么只能多po文了…但是懒癌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你好不了),而且没有脑洞…
谁能给我提供脑洞啊!!(峰骚那篇卡文了…………)

【峰骚】当樱花再度飞舞时

#cp:峰骚##暮色TOP##珠峰喵#
峰骚的同人,早就想码一篇了,这回可能是中篇偏长篇,慢慢写,尽量不坑,就是会很慢吧…架空设定。暮色TOP和珠峰喵是B站上游戏区的两个up主、这篇文中会涉及一些其他up主和cp
第一篇骚受的性格可能不太明显甚至有点ooc,毕竟蠢蛋峰还没出现啊!码文时好几次把“暮色”自动打成“骚受”,毕竟叙述时还是正经点
设定均与三次真人无关,勿打扰真人
——
引子
如果说离别是命中注定的事,那么唯能做的就只有珍惜现在。那个期限,终会伴着时间慢慢降临。
一切都发生的如此突然。他的身影就那样渐渐的消逝在凋零的樱瓣里。在这个渐渐复苏的春季里葬在他乡…
——
Part.1 所谓身世
暮色刚满18岁那年的开春,他踏上了一段崭新的人生——来自国内皇家私立学院的邀请函。
“这是真的?!”面对这封信,暮色是一脸惊讶。虽说大家都知道皇家私立学院在选择学员方面一直很诡异。但…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
放眼一下自己过去的18年,除了颓废,再也没有词可以形容了。自从父母的变故之后,自己就一直昏昏噩噩的过着日子。因为不忍心让爷爷奶奶担心才无奈的选择念书这条路。千百万个不情愿,勉勉强强换来了一个毕业证。之后的生活呢?打打工分担一点家庭开销,啃老不符合暮色的作风。
此刻,这个进退两难的境地让暮色十分纠结。皇家私立学院固然好,将来要是自己真的成为了骑士之类的皇室职业,那爷爷奶奶也不用受苦了。但高昂的学费…自己实在是不想再麻烦老人们了…
怎么办…纠结也得不出结论…忙完农务的爷爷恰巧回家目睹了这一幕,从家中的旧木柜中拿出了一个老旧的盒子。
“打开看看吧。”爷爷用沙哑的声音说着,然后将盒子推到暮色面前。“这不是爸妈的遗物吗?”暮色问着。
爷爷顿了一下,看着墙上挂着的两幅黑白遗像缓慢开口:“也是他们的荣誉…”
荣誉?暮色缓缓打开盒子,金属之间的摩擦格外刺耳,缓慢的转动像是开启了命运的齿轮,将颓废少年的人生轨迹进行了波动…
印入眼帘的是一些勋章,不用细瞧都知道是骑士专属的荣誉勋章。“这是?”暮色拿出其中一枚摆动着。“你不认识?也对,他们不让我跟你说。”爷爷捻了捻他那撮下巴上的小胡子,“这是皇家骑士最高荣誉勋章,当年你爸妈一起收复南疆后女王奖赏的。只可惜…”“可惜?”“可惜他们毕生都没有佩戴上。从南疆回来的,是他们的灵柩…”
灵柩…原来那时,他们是去收复南疆了…暮色突然陷入沉默…原来自己的父母就是现在被人歌颂的两位英雄啊…这可惜他们支持现在暮色人生的前六年,一家三口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加起来能有一年吗?原来这些年自己怨恨的父母和自己爱慕的英雄是同一个人…
“所以,你去吗?”爷爷那过暮色手中那封邀请函问着,“这是你父母生前向女王提出的一个遗愿,希望你可以进入皇家学院学习。”
遗愿?暮色呆呆的看着墙上地两幅遗像?是希望我像你们一样优秀,还是希望我可以在皇家的庇护下安心的当一个文官度过一生?
“呃…”暮色在短暂的思考后似乎选择了一个答案,“我想去,我要超越他们…可是经济…”“你的学费是由女王承担,即便你失败了也会直接被女王纳入王宫。这也算是女王报答当年你父亲的救命之恩。”
“不会的。”暮色拿过邀请函签下自己的大名,“我一定会超越他们。”“不过你父母当时特地强调,你入学时不能伸张你的身世,校方也不得透露。你以庶民的身份进去,歧视是肯定会存在的。还去吗?”
“去肯定去!”以暮色生来要强的天性,肯定不会退缩。
超越他们,因为怨恨,还有爱慕。
暮色TOP,如他的名字一般“TOP”。
—TBC—
By:程玦

蹲完直播!一本满足啊!!!!我还睡得着吗!!炸裂啊!!!俩人还要一起去c哥家“过夜”,啧啧啧!世界再见,我上天了!

【占tag抱歉】

正好那篇虐文码不下去了!这就改甜!!!整个人都炸了!同学都说我疯了…对!我就是疯了!疯炸了!

一只珠峰…自己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