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开始考虑往文手转型了…目前沉迷于柚天…

【葱桶】有计划私奔

*非友情!真爱情!注意避雷!
*含微量柚天
*为退役后时间线
*葱桶tag太冷清了,只好自己产粮,勿上升真人!
——
01.
隋文静和韩聪的退役似乎是在所有人的预料之内,他们到达了巅峰,而那两位后辈也有足够的实力接过这杆大旗。唯一一件在意料之外的的只有告白这件事,他俩并没有告白。

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是故意不说出口的,直到离别时,他俩分别登上了两列不同的列车,一个朝南,一个向北。

那天,阳光格外灿烂,风在夏季少有的送来清凉,没有热浪的侵袭,这场离别十分平淡。在和昔日的队友与曾经的搭档道别后,他俩各自转身,踏入不同的新生活,也是没有彼此的新生活。

“再见了,我的好搭档,十几年来承蒙你的照顾了。”

02.
“老铁,你跟聪哥真没成啊。”金博洋正在与隋文静通电话。此刻的隋文静正在芬兰的海畔。“要真成了我俩现在早搁儿一起了。看看你和羽生,有分开超过一个月吗?”金博洋不再说话,尽管他心中有许多疑惑。“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不浪费你的电话费。”“嗯,在国外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

放下电话,隋文静只是静静地眺望着海面。天气已渐冷,这片北欧的海域已有了寒气,只是踩踩水的话,这种水温还是可以忍受的。此刻没人限制,但隋文静依旧没有下水,脚上的旧毛病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那个人,他的叮嘱声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韩聪,你好烦啊…”

03.
隋文静与韩聪在退役后都选择了旅行,但对于地点的选择却截然不同。隋文静主要是在欧洲和北美,有些甚至是以前比赛去过的地方。而韩聪去的则是南美、南亚等地,那些虽不富裕却热情的地方。正因如此,他俩微博的风格在退役前后走向了两个极端,即便是攒了十几年的默契也没能将他俩偶然送往同一个目的地。

此刻,韩聪正立于乞力马扎罗之下,体验着非洲大陆独有的风情。只有亲身到过非洲大草原才能感受到它的魅力,与纪录片完全不同,它一望无垠,却不显荒凉。

在热带干燥而炎热的气候的烘托下,一股别样的热情就这么诞生了。他去过许多热情洋溢的地方,体验过不同的热情,但它们都及不上那个小丫头在他心中留下的热情。

“隋文静,你就不能像你的名字那样文静一点吗?”

04.
不知不觉,他们退役已有一年半了。那场漫长的旅途还未结束,不喜欢的地方只呆上三天,喜欢的地方能足足停留三个月。或许是因为平静久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就这么突然出现了。在法国呆了一个月的隋文静发了一张穿着婚纱立于巴黎铁塔下的单人照,并配上了一句简短的话:

“婚礼回国再办。”

在众多祝福之中,韩聪的祝福显得既显眼又不显眼。显眼因身份,不显眼因简短:

“祝你长久。”

等热度过了之后,韩聪又炸出了一条消息。他身着得体的西服,胸前的红玫瑰格外绚丽,他立于里约基督山下,话语同样简练:

“岁月静好,安度余生,有你,真好。”

隋文静的评论在众多祝福里显得格外不同,不是祝福,却又胜似祝福:

“缘分?”

05.(柚天)
在他俩退役两周年那天,隋文静回国了。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她发出了婚礼请帖。这个时候,那十几年的默契突然奏效了,韩聪的请帖也发来了。

“羽生,请帖你帮我拆吧!”金博洋将请帖递给身边的羽生,“我确实打心底替他俩感到幸福,但还是没有接受这个结果。”即便过去多年,金博洋也依旧是那股小孩子性子,但羽生连同他这份可以也一起爱着。

看着恋人这副模样,羽生伸手抚了一下小孩儿本就柔顺的头发,很是宠溺。

信封被缓缓拆开,纸上散发着清淡的花香。羽生缓缓展开请帖,扑鼻而来的清香似乎让他看到了那片花海,但现实将他一把拽了回来。在确认无误后,他才缓缓开口:

“天天,这两封请帖除了字体之外,其余的都是一模一样的。”

羽生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浅笑地看着金博洋懵逼的反应觉得格外有趣。

“难道他俩…”
“就是天天所想的那样。他们两个人寄来的两封请帖是在邀请你参加同一场婚礼。”
“他俩在一起了??!这么突然的吗!”
“我想他们会在婚礼当天给出解释的。”

06.
婚礼如约而至,是一场到场的每个人都期盼已久,也最终实现的婚礼。走完所有流程后,隋文静的韩聪才将这两年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跟聪哥在退役前就领证了,比你们所想的要早得多。”“没错,但我们花了整整两年去拍婚纱照。”故事没有想象中那么动人,从他们口中说出,一切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等等!”金博洋突然打断了对话,“你俩这两年不是一直在不同的地方吗?”隋文静的韩聪相视一笑,露出一副“就等你问这个问题”的表情。“这个啊,其实我俩一直都是在一起的。”韩聪说着,一把搂过隋文静,“那些地方我们都去过,只不过…谁说照片是哪儿就证明我在哪儿,我不能上传两个月前的照片吗?”

金天天同学选择沉默。

07.
散场后,花滑队的诸位举行了一个小聚会,时隔多年,他们在一次聚在了一起,气氛融洽,恍若隔世。
“不是我说你们,这么皮,跟天天那小子学的?”金杨先开口调侃。“江哥,皮的人那么多,怎么就甩锅给我。”金博洋表示抗议。

“金天天同学,这还真是跟你学的。”酝酿了许久,隋文静才缓缓开口,“我和聪哥这才叫真正的有计划私奔。”
—END—
我有一颗想让葱桶结婚的心!!
By:程玦

评论(19)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