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爱图片大于文字的低龄儿童新浪微博:@程玦King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

【全职】【民国】【喻黄】《等》

十二月的北平并不太平。寒风肆虐的刮着,跟这场噩耗一样。自九一八事件之后,北平的居民就再也没有安定过了。
喻家宅邸,那些佣人早就趁夜全部逃走,昔日喧闹的大院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喻家老爷站在堂前看着喻家如今的荒凉。“唉…”轻叹的一声也立刻随狂风消散。
“老爷…”喻夫人走上前,为自家夫郎披上一件大衣,“老爷,你还不走吗,对着北平恋恋不忘。”
“怎么可能不想走啊。”喻老爷低下头苦笑着摇摇头,随即搂住自家夫人说,“我是放心不下我的儿啊…”
喻文州,喻家唯一的少爷,也是喻家最坚定不肯离开北平的人。
“当初我不让文州随那个人参军也是因为个人私情…我又怎么好再强令他离开北平呢…罢了…孩子也长大了…该放手了…”喻老爷仰望天空长叹一口气。“小郁啊…收拾一下随我离开北平,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当喻文州再度醒来时,只听见自家大门沉重的闭合声。“爹娘终于也离开了吗。”透过窗看着街上渐远的两个背影,喻文州默默想着。
也没过多不舍,喻文州换好衣裳,踏出房门,照旧给那株兰草浇了浇水。“还是移到屋内吧…毕竟是他送我的。”
抱着兰草重新回屋,喻文州只是呆呆坐着。外面太危险了,家中粮食也暂时不缺。轻轻在床上摸索着,窗絮下,一张折痕斑斑的纸上用飘逸的字写着:
文州,我去参军了。抱歉不辞而别,也承蒙这么多年你的照顾。但我必须参军,为了我的爹娘,我要报仇!不必找我,等我。我大中华胜利之日,我自会回来。等我!勿念。
黄少天 留
“少天,一定要平安。我在北平等你。”喻文州篡紧这封未封口的信,静静等待着。
八年,说快不快。浑浑噩噩,喻文州独自在北平度过了不安的八年。宣布抗战胜利的前一天,喻老爷和夫人回来了,两个姐姐也回来了。当时一家人聚在旧宅的院内泪涕齐留,感动不已。分散八年,总算团聚。大姐早已成家,儿子都有两岁了。二姐刚刚找到好归宿,这几天筹备着婚礼。
皆大欢喜的局面,喻文州当然开心。可随着日子一天天流逝,担心也一天天加重。“少天…该回来了吧…八年了…八年了…我想你了。”
喻文州的床头,经过八年,多了九张纸。每年年初,他都会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安好,勿念。
黄少天
八年八封,加上一开始的,一共九封,喻文州都好好保存着。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真的会回来吗…
十天、二十天,喻文州每天都站在喻家宅邸的大门前,只为第一个迎接他。十天、二十天,收获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少天…你真的离开我了吗…
喻家也逐步恢复兴旺,昔日的佣人也陆续回来了。没有了战火的喧嚣,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某天,喻文州照例进行每日的书法练习。“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一遍、两遍、三遍,重复一个人的名字。
“少爷。”来人突然打断,“少爷,门外有个小弟,说是想来我们喻家干活的。老爷和夫人都外出去审查了,还请您去拷问拷问那小子。”
“好的,知道了。”喻文州也没多说,搁下笔,跟着这个小佣走向门口。
可越是接近,心跳越是加速,一股执着驱使喻文州加快脚步直接跑向门口。推门!
只见那小弟缓缓去下帽子露出亚麻色的头发,慢慢抬头,缓缓道出一句:“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少…少天!!!”喻文州惊讶地喊出!此刻,竟让饱读诗书的喻少爷语无伦次,他只是捂着嘴鼻,反复重复那两个字:“少天!少天!”一遍又一遍。
黄少天似乎早料到对方或是如此反应,走上前拍拍对方的肩膀说:“是我,我回来了。八年,辛苦你了。”
眼泪,一滴、两滴逐渐成行。不只是喻文州,还有黄少天的。“文州!八年了!我好想你!谢谢你等我!我,我回来了,回来了!”
两人拥抱过后,只是注视着对方的双眸久久不语。此刻,只需一个眼神,便可传达多年的思念,默契,很八年前一样。
随后不久,国民党再度开始反共,国共两党爆发第二次战争。只休息数日的黄少天再度出征,不过这次,他身边多了一个帮手。他最默契的搭档——喻文州。
两年后,各地流传着这样两个人,一个擅长剑术,一个擅长战术,他们四处征战,为共产党贡献不少。
喻文州,黄少天,“剑与诅咒”从此名扬。
—END—
脑动大开的民国文…无发展,无脑…有BUG请无视。第一次尝试民国…
cp:喻黄/黄喻
By:程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