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爱图片大于文字的低龄儿童新浪微博:@程玦King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

【全职】【民国】【双鬼】旧事


飞机着陆,在家人的扶持下,吴羽策缓缓走下飞机。他手里紧握着一张去往厦门的火车票和一张已经泛黄的旧照片。
“好久不见…大陆…我终于回来了。”发鬓斑白的吴羽策小声感叹着,“变化真大…毕竟50年了…李轩,50年了,我回来看你了。”
50年前,吴羽策随着国民党的落败一起逃到了台湾。这一走便是50年…
——
1937年,日本发起侵华战争,那年,吴羽策在厦门军营遇见了同样家破人亡的李轩。
“你叫吴羽策是吗?这个名字真好听。你好,我叫李轩。明天就要抵达前线了,我们一起加油吧”李轩介绍着自己,“我今年19岁,不过已经无家可归了呢。”
吴羽策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对方脸上的深情逐渐从微笑变为无奈的苦笑,映着星辰和惨败的月光显得十分可怜…跟他自己一样可怜。
但吴羽策始终觉得他跟李轩不是同类人,同样是家破人亡,李轩却比他乐观多了。从自己的家人死于空袭后,吴羽策便选择放弃了微笑,因为自己的弱小,他失去了所有。南京大屠杀发生后他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应该被千刀万剐。
“李轩,不要再说了。”良久吴羽策才缓缓开口,“我们都是被世界所抛弃的人…”“所以才要更加努力啊!”他的言语换来的是李轩更多的仔细,“我们要努力!要比所有人耀眼!要依靠努力来证明自己!”
努力?努力真的有用吗?
而后的几年,李轩真的证明了他的努力。用吴羽策的话来说:“李轩是阳光,可以感染他人。不然哪来的'双鬼'呢。”
——
一家人又接着坐火车去往厦门,那里是吴羽策的出生地,也是故事开始的地方…
——
那年,李轩与吴羽策相见了。跟着军队辗转的吴羽策在厦门遇见了李轩。或许,他们都没有想过对方会是各自人生中最辉煌的一笔…
“阿策,今夜星空很灿烂呢。”李轩披着军衣站在营地外,吴羽策立于他身后,“也不知战争会持续多久…阿策,抗战结束后,你打算怎么办?”李轩转身,看着对方,一脸情深。“你去哪我去哪。双鬼,不会分开。”简洁却又坚定,吴羽策伸出握成拳的右手,“明天,加油。”李轩愣了愣,然后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同样伸出自己的右拳回应对方:“嗯,加油!”
两人独特的战法和精妙的配合被人称为“双鬼”。如同鬼神一般无形、虚幻但及其有力。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是无可用言语形容的。
——
眼前的景色飞快消失在身后,吴羽策撩起泛白的发鬓坐在床边。毕竟年事已高,长途的跋涉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布满皱纹的双眼轻轻闭上,打盹是消除疲惫最好的良药。吴羽策靠着床小息。
“李轩…”轻轻念着那个人的名字。梦里有他的身影。
——
1945年,日军签订协约的那一瞬间,举国上下欢腾。
“阿策,我们赢了!”李轩扯扯吴羽策的袖角小声说着。“嗯,赢了。”吴羽策双手握住李轩的右手接着说,“有你的功劳。”“你也一样。双鬼,缺一不可。”
八年抗战正式落下帷幕,年轻气盛的两人在厦门市内买了一套小别墅。环海的城市总是不缺乏自然的气息,潮湿的空气伴随着阵阵海浪,生活安逸又平静。
这么多年的陪伴让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长成了盛气凌人的青年。羁绊也早已一层又一层的加厚。彼此也早已成为了互相之间超越家人的存在。
“一直这样就可以了。”某个月夜,吴羽策许下了这个小小的心愿。
——
吴羽策是被一阵雷声打扰了。缓缓睁开沉重的双眼,不知何时,车窗外的景色被倾盆的大雨所取代。一滴一滴重重的打在车窗上,模糊了一切。
一滴两滴,晶莹的泪水也顺着吴羽策的脸滑下。他也不急着抹去,望着窗外失了魂…
“跟那天的天气一样啊…”
——
安逸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感觉只是一刹那,战争又开始了,国共战争。
抗日时期,双鬼是国民党这边的得力干将,再次开战,二人就立刻得到了战斗的指令。
同样的作战,可敌方熟识双鬼战术。诡异的战术似乎失灵了…战场便是刑场,下一个被行刑的人是谁永远是个未知数…炮火交锋,节节败退。
“阿策,顶不住了。”猛烈的炮火无情的轰炸着。李轩和吴羽策躲在一间杂屋里大口喘气。败局已然注定,现在能多活一秒就是一秒,只怕自己麾下的士兵也都在逃命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靠着墙壁,李轩无奈地想着。
吴羽策倚着木桌,冷静的神色里还是有一丝无法掩盖的惊慌。“阿策啊…”李轩走上前整理着对方凌乱的碎发,“这样躲下去不是办法…迟早…迟早会被发现的…”吴羽策曾经说过李轩爱笑,即便是现在,红着眼的他仍然强扯着微笑。“所以等会我冲出去吸引敌人,你就趁机逃走,逃去后山,等敌军撤去了在出来,好好藏着!”李轩颤抖着声线说着,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好几圈。
“不…”立即执行!”李轩竭尽全力喊出,打断了吴羽策的拒绝,“我,李轩。以司令长的身份命令副司令吴羽策现在撤退,立刻撤退!!”“李轩…不是说好双鬼缺一不可的吗!”吴羽策也是拼劲全力地喊着。“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轩突然压低声音,带着哭腔说着,“所以…所以这次…阿策,你就带着我的那份努力活下去吧。求…求求你了…”他抬起头,泪水留下了无形的轨迹。“求你了…求你了…”像个无助的孩子反复重复着同一个音节…这么多年来,这是吴羽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李轩…
“好…我,答应你…”吴羽策强忍着泪答应了。转身的那一瞬,一股微热顺着他的脸颊滑下…“那么…再见了…”“嗯,再见…”李轩已经扛上了抢换好了子弹,“还有…阿策啊…我爱你…”“嘭”他推开门冲入雨幕中,泛起的冷雾中传来阵阵枪响和李轩的呼喊:“笨蛋们!我在这!冲着我来啊!!”
“笨蛋…”吴羽策小声嘟囔了一句,随后冲着雨幕大喊,“李轩!我也爱你!”然后他飞快跑出后门向着山林跑去。
雨雾中,那个人依旧微笑着,默默注视那个隐隐约约的身影渐渐远去。他伸出手,试图抓住那个背影,嘴角血渍未干,他忍着痛,说:“阿策,再见了…或许,应该是永别…”
“嘭”枪声落下,李轩应声而倒。青砖路上,李轩笑得那样安宁。雨淅淅沥沥地落着,冲刷着他,慢慢洗去他的血色。阳光穿透乌云的那一刹,一切仿佛变得美好。他安静地躺在那,好似微笑着在那睡着了…
——
吴羽策此刻站在厦门北火车站,阳光白云回归,厦门繁华而安宁,没有50年前的喧嚣。
“真好…”
——
大概在山中藏了3天,吴羽策艰难躲过敌方的搜查。敌方撤退之后吴羽策立刻冲回他与李轩分别的地方。
经过努力的搜找,他找到了李轩。可是,他再也不会醒来了。料定结局的吴羽策不像其他人那么悲观,他扛起李轩,一个人离开了,消失在厦门街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把李轩安葬在小别墅的花园里,立了块碑,仓促地处理了后事。
随后他便于大部队取得联系,最后逃亡到台湾,留李轩一个人长眠于大陆。
——
凭着记忆,吴羽策找到了自己和李轩的旧居。50年来,他忘记了很多,但这个地址他一辈子也不会忘…
这栋小别墅被保存下来,跟他走时一模一样,有人定期去打扫。吴羽策盯着别墅,仿佛回到了50年前。记忆如潮水般涌起…
门卫得知吴羽策时隔50年返乡,立刻放行,热情帮他介绍这50年的变迁。
一切都未变,只有时间变老了吴羽策。庭院里,当年他亲手立起的碑依旧矗立,伴随秋色略显孤单。吴羽策唤来全家人,将事先买好的花束放在碑前。一束丁香,李轩生前最喜爱的。
“李轩,抱歉啊…50年没来看你,还认得我吗?我是吴羽策,有没有惊讶…”吴羽策缓缓开口,“一直没来看你,我心中也是十分愧疚…我是背叛了你。当年说了爱你,现在,看看我这一家,我再一次拥有家人了…有好多话要对你说…不要嫌我烦,慢慢听我说啊…”
秋风卷起落叶,身影仿佛跟50年前重合。那年的他们征战沙场,如今的他们相距一个世界。这个故事也许结束了,或许又是开始。命运谁也说不定,随着时间流逝化为虚空,变得虚无。
“若有来生,我们再来续写这个结局吧…”
回忆,那是旧事的痕迹。
—END—
By:程玦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