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爱图片大于文字的低龄儿童新浪微博:@程玦King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

【全职高手】【蓝雨】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大概黑道吧…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总之新的一年,想写一些酷炫一点的文,就无脑的写了一个开头…后续等我慢慢码…
好吧…这种风格不适合我,只能说尽力…
——
黑道paro(上)
冰冷的房间里尚存一息的血味。黄少天左手轻晃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边鸟瞰城市的夜景。灯火通明的市井混杂着汽车的轰鸣,繁华的城市背后也一样藏着危机。
“报告!黄少,那小子愿意招了!”一个背着一杆不知是真枪还是假枪的男人从里屋出来,“再不招就要被打死了,压力山大啊。”
“哼…”黄少天扯起嘴角冷笑一声,随后放下红酒杯,拿起靠在窗边的一把长剑,连着剑鞘轻轻敲打自己的脖颈,“早点招了不就没事了吗,真是无趣。”
里屋是一个绝对隔音的密封空间,是蓝雨专门用来拷问俘虏的地方。黄少天走进厚重的大门、屋里的几个人立刻站起,朝他鞠躬:“黄少,他招了。”“知道了。”黄少天走向俘虏,一脚踩在对方已经溃烂的膝盖上,微微仰天,一脸轻蔑地看着对方,说:“早点招就不用忍受皮肉之苦了。”说罢还扭扭脚尖更加用力的踩着。
“嗯…”俘虏一声闷哼。“哦?知道疼了?哼哼…”黄少天冷笑着就势蹲下,右手拔出佩剑抵住对方脖子,左手捏住对方双颊,“当初绑架队长时怎么没想到这个后果呢?快说,你们老大把我们队长藏到哪儿了!”“西…西山那边…”对方勉强开口。“具体在哪!我要具体地址!”“……”“再问你一遍,具体位置!”“……”
对方得意的神情里明显透露着“我反正说了位置,具体地点你去慢慢找吧,难不成你还会杀了我”的意思。“好,很好!”黄少天突然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加大了右手的力度在对方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伤口,“以为我不敢杀你?笑话!我既然能抓到你那么就能再抓到第二个,就是放火烧了西山我也会找到喻队的。至于像你这种不听话的狗嘛…你知道的,我再加大力度,落地的就该是你的人头!”说罢黄少天稍稍加大力度加深了那个伤口。
对方见此情景顿时大惊失色,顾不上头顶的汗水和挂在嘴边的鼻涕,大声喊着:“我招!全…全招!具体位置不太好形容,我…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早点乖乖听话不久好了嘛。”黄少天放开双手站起,接过李远事先备好的湿毛巾轻轻擦拭着沾上血迹的手,“景熙,紧急处理伤口,大家备好武器,我们出发营救队长去。”
—TBC—
By:程玦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