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玦、

爱图片大于文字的低龄儿童新浪微博:@程玦King (这个没什么好看的)

【全职高手】《深夜的祝福》

注:
1.本篇为喻文州生贺,微喻黄(真的是微吗)
2.渣文笔!慎看!
Ready?
Go!
————
喻队,生日快乐。”
2月10日的凌晨,喻文州的手机一下子炸了,各种各样的祝福消息一下子涌来。
“不过第一条居然是张副发来的,还真有点意外呢。”喻文州看着这条被众多祝福压在最下面的最简短的一条稍稍有些吃惊。
“张副还没睡吗?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小卢刚刚查寝时你装的真好啊,要不今天加训一下吧。”
“谢谢叶神,但很遗憾你没有抢到第一。”
“谢谢乐乐,放心,你不是第二。”
………
挨个回复完联盟里各位选手的祝福不是难事,有一部分人直接在群里发的消息更是减少了不少工作量。“呼………”喻文州长舒一口气,“接下来是粉丝的了…这个可能有点麻烦了…”
“哒哒哒”、“哒哒哒”,偌大的房间里回响着敲击键盘的声音,只有电脑屏幕发出着微弱的光。身为职业选手的他,键盘明显比手机回复要方便的多;在青训营时就一直保持着的半夜开电脑不开灯的习惯,直到他成为职业选手这么久也没改过来。
“队长,这个习惯你最好改改,对视力不好。”
每当喻文州这么做时,总会有一个人提醒他,而且还是一遍又一遍、不间断地提醒。
“呃…”微扬起嘴角,喻文州边回复着粉丝的私信,一遍回想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唉…想来想去不都是少天陪着我的吗。嗯…黄少天……呃………等等…”
喻文州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迅速在记忆中搜寻了一遍自己收到的祝福。
“嗯……确实没收到少天的。”喻文州微皱着眉头,脸上写满了惊讶,“以往少天都是第一个发来祝福的,今年没收到反而还有点意外啊。也不知道他小子是不是盘算着什么,总之从现在开始要小心一点。”
“哦,小心什么?”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响起。
“没什么,只是少天这么晚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喻文州慢慢站起,转身看着这个比自己稍矮一点的人。
“什么嘛!队长!你这个反应太没有意思了!!我还以为你会用很惊讶的语气问我为什么来找你!至少!至少表情会很很惊讶!!但你这么平静真的超级没意思啊!!”黄少天嘟着嘴,立刻开始长篇大论,“我这么好的计划啊!我还特地计算了一下以队长的手速回复完消息需要多长时间,还特地在外面守点的啊!但队长你这反应也太辜负我着一片苦心了吧!”
“所以说,就是因为你专心守点,忘了在零点给我发送祝福消息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怀疑啊。”喻文州微笑着看着对方。
“唉??队长那么在意我的祝福吗!”
“想不在意都不行啊。每年你都是第一个给我发来祝福的,还都是长篇大论的。”
“唉是吗?我都没注意!不过这也是应该的嘛。毕竟你看啊文州,我们在一起搭档都快十年了!对于老搭档的生日祝福当然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啊!不然怎么对得起咱们'剑与诅咒'这个称号啊……”
“打住打住。”喻文州挥挥手示意对方停下。
“不是吧,连文州你也开始打断我说话了,那以后在联盟里我该找谁说话啊。”
“想不到你好有这自知之明。”战术大师接机打趣对方,“我只是想说,如果你只是来发牢骚的话,是不是太浪费了呢,毕竟这么晚了啊。”喻文州微扬着嘴角,像以往看穿战术一样看着黄少天。
“对了对了!不是来发牢骚的!”黄少天迅速跑回门口,从门旁拎出了两个小盒子,“文州,这个就是我们俩经常去的那家蛋糕店的蛋糕!是你最爱吃的那款。”
“就买两小块?不打算分给其他队员。”喻文州微微歪头询问对方。
“这两块可贵了,文州你是知道的。不然我也不会半夜偷偷一个人跑来啊!而且那家蛋糕店平时都是我们俩单独去的,我才不要安利给他们!省的到时候还让我请客”黄少天转身带上了房门,“所以,我们俩就现在悄悄地吃!”
“真不愧是剑圣,想的真周到。”一边说着,喻文州一边迫不及待地拆开蛋糕盒,“所以说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比如说,欠我的祝福。”
“这个当然不会忘了!”黄少天立刻拿掉用嘴叼着的叉子。“今年的祝福不长!很短的。”
喻文州放下了蛋糕,郑重地看着眼前这位老搭档,说: “那我很期待呢。”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从裤兜里拿出一张纸条,看了半天之后索性揉烂了扔在了废纸篓里。
“祝福还是自己临时说比较好。所以说文州啊,我说的不好的地方你也不要笑我。”
黄少天再次清了清嗓子,站直了身子,说:
“文州,生日快乐!跟你搭档的这十年,我一直都很感谢你。谢谢你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直陪伴着我。仔细想想,从我正式成为职业选手,无论是在蓝雨,还是在国家队,都只有你这么一个队长带着我。也是因为由你操纵着索克萨尔,我的夜雨神烦才可以毫无顾忌的冲向前方。所以在我剩余的职业生涯中,也请你一只陪伴着我吧!”
“亏我还那么相信你,结果还不是长篇大论了。”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谢谢你少天,你的祝福我收到了。今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毕竟我们是,”
“剑与诅咒啊!”
—END—
By:程玦
【PS:对于本文中任何片段产生任何不好的联想的人都去面壁吧!这只是一篇友情向的文hhhhhhh】
以前的文里我都嫌弃对话少了,结果现在是只有对话!!啊啊啊!手果然生了!(虽然以前写的也不好ˊ_>ˋ)虽然是生贺文…但果然是私心了喻黄啊!嘛…总之
文州生日快乐啊!今年我也会是你的小迷妹的!!

【全职高手】【蓝雨】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大概黑道吧…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总之新的一年,想写一些酷炫一点的文,就无脑的写了一个开头…后续等我慢慢码…
好吧…这种风格不适合我,只能说尽力…
——
黑道paro(上)
冰冷的房间里尚存一息的血味。黄少天左手轻晃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边鸟瞰城市的夜景。灯火通明的市井混杂着汽车的轰鸣,繁华的城市背后也一样藏着危机。
“报告!黄少,那小子愿意招了!”一个背着一杆不知是真枪还是假枪的男人从里屋出来,“再不招就要被打死了,压力山大啊。”
“哼…”黄少天扯起嘴角冷笑一声,随后放下红酒杯,拿起靠在窗边的一把长剑,连着剑鞘轻轻敲打自己的脖颈,“早点招了不就没事了吗,真是无趣。”
里屋是一个绝对隔音的密封空间,是蓝雨专门用来拷问俘虏的地方。黄少天走进厚重的大门、屋里的几个人立刻站起,朝他鞠躬:“黄少,他招了。”“知道了。”黄少天走向俘虏,一脚踩在对方已经溃烂的膝盖上,微微仰天,一脸轻蔑地看着对方,说:“早点招就不用忍受皮肉之苦了。”说罢还扭扭脚尖更加用力的踩着。
“嗯…”俘虏一声闷哼。“哦?知道疼了?哼哼…”黄少天冷笑着就势蹲下,右手拔出佩剑抵住对方脖子,左手捏住对方双颊,“当初绑架队长时怎么没想到这个后果呢?快说,你们老大把我们队长藏到哪儿了!”“西…西山那边…”对方勉强开口。“具体在哪!我要具体地址!”“……”“再问你一遍,具体位置!”“……”
对方得意的神情里明显透露着“我反正说了位置,具体地点你去慢慢找吧,难不成你还会杀了我”的意思。“好,很好!”黄少天突然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加大了右手的力度在对方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伤口,“以为我不敢杀你?笑话!我既然能抓到你那么就能再抓到第二个,就是放火烧了西山我也会找到喻队的。至于像你这种不听话的狗嘛…你知道的,我再加大力度,落地的就该是你的人头!”说罢黄少天稍稍加大力度加深了那个伤口。
对方见此情景顿时大惊失色,顾不上头顶的汗水和挂在嘴边的鼻涕,大声喊着:“我招!全…全招!具体位置不太好形容,我…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早点乖乖听话不久好了嘛。”黄少天放开双手站起,接过李远事先备好的湿毛巾轻轻擦拭着沾上血迹的手,“景熙,紧急处理伤口,大家备好武器,我们出发营救队长去。”
—TBC—
By:程玦

【全职高手】【双鬼】无脑段子…

#全职高手##双鬼#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落下帷幕,中国队不负众望最终摘取桂冠。经过颁奖仪式后选手与观众都在依次退场。
“唉!快开电视,看现场的转播采访!”刚刚回到休息室,苏沐橙就嚷着要看电视。“采访?”“没错,随机采访退场的观众。老叶,这你都不知道?”方锐也跟着调侃道。“我也很想看呢,刚刚我在观众席上可看见了不少熟人,看看会不会采访到他们。”喻文州说。
打开电视,果然正在采访。
“对于中国队夺冠,您有什么想说的?”“嗯…队长、黄少,你们在看吗?我想说你们的配合简直太精彩了!我会更加努力的!还有小别前辈!!”镜头转向另一个人,“我和小鬼一起来的…嗯…队长,魔术师闻名世界了呢!微草那边收到了不少外国妹子给你的表白信呢!”
“本场比赛,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位选手?”“中国队9号,弹药专家,张佳乐。”“为什么呢?”“张佳乐,第一个冠军到手了啊,以后还要加油啊,我会一直支持你的。”“所以您是张佳乐的粉丝?的职业也是弹药专家吗?”那人微微扬起嘴角,答:”应该算是他的粉丝吧。不过我是一名狂剑士。”
“这…这位朋友…您此刻想说什么。”对方看着镜头良久,渐渐舒展开皱紧的眉头,缓缓说到:“新杰,水平进步了不少,今后的霸图也要一如既往。”
“请问您对中国队领队有何看法?”对方明显愣了一下,表情里透露出一点愤怒,但很快又转为微笑轻轻地说:“他啊…是个了不起的人,不愧对于那些称号。值得崇拜,值得尊敬。”“那么您是他的粉丝吗?”“不!坚定不移!我是黄少天的粉丝!”
“您最爱那个选手?”“爱?”“就是…崇拜…那种吧…”对方深吸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个角度,笑得有点诡异,说:“我玩的是鬼剑士,最爱谁还用说吗?”正在记者尴尬之时,他又开口,一字一字地说了一句话:“我,最,爱,李,轩。没,有,之,一。”说完便转身,挥挥手就离去了。
李轩大大,今天你幸福吗?你心爱的傲娇副队对你表白了,在全世界观众面前对你表白了。
李轩大大,今天你幸福吗?
—Fin—
By:程玦
cp自己找,重点在最后…第一次写双鬼,其他cp只是私心附带…很渣,流水段子…

还是忍不住放渣画,黄少天…很少画侧脸…

【全职】【民国】【喻黄】《等》

十二月的北平并不太平。寒风肆虐的刮着,跟这场噩耗一样。自九一八事件之后,北平的居民就再也没有安定过了。
喻家宅邸,那些佣人早就趁夜全部逃走,昔日喧闹的大院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喻家老爷站在堂前看着喻家如今的荒凉。“唉…”轻叹的一声也立刻随狂风消散。
“老爷…”喻夫人走上前,为自家夫郎披上一件大衣,“老爷,你还不走吗,对着北平恋恋不忘。”
“怎么可能不想走啊。”喻老爷低下头苦笑着摇摇头,随即搂住自家夫人说,“我是放心不下我的儿啊…”
喻文州,喻家唯一的少爷,也是喻家最坚定不肯离开北平的人。
“当初我不让文州随那个人参军也是因为个人私情…我又怎么好再强令他离开北平呢…罢了…孩子也长大了…该放手了…”喻老爷仰望天空长叹一口气。“小郁啊…收拾一下随我离开北平,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当喻文州再度醒来时,只听见自家大门沉重的闭合声。“爹娘终于也离开了吗。”透过窗看着街上渐远的两个背影,喻文州默默想着。
也没过多不舍,喻文州换好衣裳,踏出房门,照旧给那株兰草浇了浇水。“还是移到屋内吧…毕竟是他送我的。”
抱着兰草重新回屋,喻文州只是呆呆坐着。外面太危险了,家中粮食也暂时不缺。轻轻在床上摸索着,窗絮下,一张折痕斑斑的纸上用飘逸的字写着:
文州,我去参军了。抱歉不辞而别,也承蒙这么多年你的照顾。但我必须参军,为了我的爹娘,我要报仇!不必找我,等我。我大中华胜利之日,我自会回来。等我!勿念。
黄少天 留
“少天,一定要平安。我在北平等你。”喻文州篡紧这封未封口的信,静静等待着。
八年,说快不快。浑浑噩噩,喻文州独自在北平度过了不安的八年。宣布抗战胜利的前一天,喻老爷和夫人回来了,两个姐姐也回来了。当时一家人聚在旧宅的院内泪涕齐留,感动不已。分散八年,总算团聚。大姐早已成家,儿子都有两岁了。二姐刚刚找到好归宿,这几天筹备着婚礼。
皆大欢喜的局面,喻文州当然开心。可随着日子一天天流逝,担心也一天天加重。“少天…该回来了吧…八年了…八年了…我想你了。”
喻文州的床头,经过八年,多了九张纸。每年年初,他都会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安好,勿念。
黄少天
八年八封,加上一开始的,一共九封,喻文州都好好保存着。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真的会回来吗…
十天、二十天,喻文州每天都站在喻家宅邸的大门前,只为第一个迎接他。十天、二十天,收获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少天…你真的离开我了吗…
喻家也逐步恢复兴旺,昔日的佣人也陆续回来了。没有了战火的喧嚣,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某天,喻文州照例进行每日的书法练习。“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一遍、两遍、三遍,重复一个人的名字。
“少爷。”来人突然打断,“少爷,门外有个小弟,说是想来我们喻家干活的。老爷和夫人都外出去审查了,还请您去拷问拷问那小子。”
“好的,知道了。”喻文州也没多说,搁下笔,跟着这个小佣走向门口。
可越是接近,心跳越是加速,一股执着驱使喻文州加快脚步直接跑向门口。推门!
只见那小弟缓缓去下帽子露出亚麻色的头发,慢慢抬头,缓缓道出一句:“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少…少天!!!”喻文州惊讶地喊出!此刻,竟让饱读诗书的喻少爷语无伦次,他只是捂着嘴鼻,反复重复那两个字:“少天!少天!”一遍又一遍。
黄少天似乎早料到对方或是如此反应,走上前拍拍对方的肩膀说:“是我,我回来了。八年,辛苦你了。”
眼泪,一滴、两滴逐渐成行。不只是喻文州,还有黄少天的。“文州!八年了!我好想你!谢谢你等我!我,我回来了,回来了!”
两人拥抱过后,只是注视着对方的双眸久久不语。此刻,只需一个眼神,便可传达多年的思念,默契,很八年前一样。
随后不久,国民党再度开始反共,国共两党爆发第二次战争。只休息数日的黄少天再度出征,不过这次,他身边多了一个帮手。他最默契的搭档——喻文州。
两年后,各地流传着这样两个人,一个擅长剑术,一个擅长战术,他们四处征战,为共产党贡献不少。
喻文州,黄少天,“剑与诅咒”从此名扬。
—END—
脑动大开的民国文…无发展,无脑…有BUG请无视。第一次尝试民国…
cp:喻黄/黄喻
By:程玦

【全职】【肖戴】初次见面(15)

更新!


本章私心了华秀!!


不要在意时间线…


下面正文:














“小肖…不对…队长!这场打得好啊!你的战术真的很奏效啊!”“前辈,你还是叫我小肖吧。谢谢前辈的夸奖。”
这个赛季,肖时钦接过队长的重任,大家本以为他会跟楚云秀一样失利,但他的表现却出乎意料的出色。很多人都感叹着女子还是不如男啊。
肖时钦也不在意外界对他的看法,他只是认为这是他身为一个队长应该做的。
很快就迎来了烟雨与雷霆的对抗赛了。可令每个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场比赛的胜者居然是烟雨。个人赛中,新人李华开局表现优异为烟雨打下一分。擂台赛中,楚云秀一改以往的优柔寡断一举击败肖时钦守擂成功。团队赛,楚云秀和李华的配合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是我轻敌了…那天比完赛肖时钦独自离开宿舍在街边的小巷子里坐着。那天,W市下雪了…虽然在W市雪也不是那么罕见,可此刻,这场雪在肖时钦的眼中就好似上天赐予烟雨的一场盛宴来庆祝他们的胜利。
不能多想,失败很正常!!肖时钦重新振作起来。回去吧…肖时钦站起来从黑暗的小巷里走出去。
“哎呀!”刚刚走出“黑暗”肖时钦就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小姑娘。“姑娘,你没事吧!”肖时钦慌忙伸手去扶,慌乱之中掩盖身份的口罩也掉了。
“那是雷霆的新队长肖时钦吗?”“嗯,没错!”有人小声议论着。“肖时钦队长!!我是你的粉丝,给我签名吧!!”有的人直接喊了出来。“大家小声。我先扶这位姑娘起来再给你们签名。”肖时钦说着就把那个姑娘拉起来。
然后…他就拉着那个姑娘一路狂奔逃离了人群。
逃离人群后,肖时钦立刻就停下来转过身,对那个姑娘说:“抱歉…明天你可能要上报纸了…我会跟公司报告让他们帮你解决问题的。非常抱歉!”说完,肖时钦朝她深深鞠了一躬。
“肖时钦队长!你不用鞠躬啦!!我…我激动还来不及呢!!”姑娘慌忙说到。
“你也玩荣耀?”肖时钦打量着眼前这个姑娘。“她还未成年吧,两个双马尾还挺可爱的。”肖时钦想着。
“嗯!我也玩荣耀!”姑娘沉默许久,等到缓和的自己激动的心情才缓缓开口“那个…我叫戴妍琦,玩的职业是元素法师,ID:鸾辂音尘。我已经通过考核进入雷霆训练营了!!我会加油的!将来我会站在你身边帮助你的!”
肖时钦呆住了,他觉得这个姑娘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他伸出手,拍了拍戴妍琦的头发微笑着说:“戴妍琦…就叫你小戴好了,你不介意吧。以后要加油!我在战队里等着你!不早了,我们一起回去吧。”“好的!!”
戴妍琦说着便扑上去抓住肖时钦的手,脸上洋溢着笑容说:“队长,你的手好冰啊!职业选手要保护好自己的手!!冻伤了怎么办!!我把我的手套送给你好了!”说完,戴妍琦就取下自己的手套然后再帮肖时钦戴上。
“啊,好温暖。跟她的人一样。”肖时钦戴着残留着戴妍琦的余温的手套真想着。他看着戴妍琦白皙的双手,心中突然升起一份疼爱。
于是,他取下左手的手套把它重新戴在戴妍琦的左手上。然后他牵起戴妍琦的右手将两只手一并塞入自己的荷包里。
“走吧!”肖时钦说着微微侧头看见了脸通红的戴妍琦。“好…好的!!”戴妍琦答着。
“自己或许是喜欢上了她的真诚与直率吧…”肖时钦想着。
“自己真的是喜欢上她了。”多年以后,肖时钦这样想着。
—Fin—
By:封绝

【全职】【华秀】初次见面(14)

我最喜欢的BGcp,没有之一


总之我尽力了…


下面正文:














李华出道了。他此刻坐在烟雨的训练室里,身旁坐着其他队员。李华很激动,他可以为烟雨效力了!!
可接下来的一切并不是很顺利,烟雨本赛季开局失利一连输了好几局…每个人都愁眉苦脸,李华自己也不例外,他甚至认为自己是烟雨的灾星。
一次偶然,他路过经理办公室,听见了这样一番对话:
“楚云秀,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上任队长把烟雨交给你,你就只有这番表现?”
“真的很抱歉!是我的失职,我会慢慢适应的…”
“慢慢?你认为烟雨还有时间吗?”
“抱歉!真的很抱歉…”
他没有数楚云秀说了多少句抱歉,也没有数经理骂了楚云秀多少次。他现在只想冲进去扇经理几巴掌…可是,他的实力不支持他干这件事…
然后,楚云秀哭着跑了出来。接着,经理说了一句话:“女孩子果然不行啊…这个赛季过了就换一个人吧…”
“不可以!不可以!”李华在心里咆哮着“如果撤去队长这个职务,楚云秀前辈的职业生涯恐怕就真的到尽头了啊!!我必须阻止这一切!”
李华顺着楚云秀跑走的路线飞快的追去。“训练室?宿舍?前辈会去哪儿?”思考片刻后,李华跑向了天台。确实,一个人不开心时会有些考虑天台。
“嘭——”李华推开了天台的门。果然,楚云秀真的在这里。
“队长!!”李华大喊。楚云秀回过头,看着李华。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未擦干的泪,眼眶也仍旧红红的。“你是队里的新人?”楚云秀诧异地问着。“没错,我叫李华。队长好!”“嗯。李华,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华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我听见了您跟经理的对话…”“哦?”楚云秀顿了顿“所以你想说什么?也想说我不配当队长吗?”刘海盖过楚云秀的眼睛,她自嘲地笑了笑,静静地看着李华。
“不!”李华反驳着“我认为前辈可以担任好队长这个职务!可能现在的队长压力太大了,你只想着把这所有的一切独自承担!你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你可以相信我们的!我发誓,之后的比赛中,我的林暗草惊一定会好好协助、好好保护你的风城烟雨的!”
楚云秀真的被这一番话打动了,开始静静反思着:“或许,真的是我太紧张了,我还有我的队员们啊!”
“嗯!谢谢你!我会加油的!”楚云秀抬起头,扬起了笑容。“没错!队长要有自信啊!你可是整个联盟唯一的女队长啊!”李华附和着。
“我可是烟雨的楚云秀女王啊!”楚云秀大笑着说“小李子,快陪本王去训练,我们要一起加油!”
“好的大王!”
“要叫我女王大人!”
“好的大王!”
“你说什么?”楚云秀转过头,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看着李华。
“我说,遵命,我的女王大人,我会好好辅助你的。”
—Fin—
这篇也没仔细修改…
By:封绝

【全职】【周翔】初次见面(13)

也没仔细修改…bug和错字应该有不少…


争取开学前更完这个系列…


下面正文:














“公司决定让孙翔转会来轮回作为我们的攻坚手。”会议上,轮回经历宣布着公司的新决定,“大家有什么意见?”
“砰——”轮回队长周泽楷拍案而起。“小周…有什么意见吗?你不希望孙翔转会吗”坐在一旁的江波涛看见周泽楷的反应也被吓了一跳。
“没…”周泽楷慌忙摆手解释着,“只是…激动。”
周泽楷慢慢坐下可是脸却通红。他其实关注孙翔好久了,从这个新人出道以来,他就是那样的耀眼。在周泽楷心中,孙翔就好似一个太阳,总能温暖周围的人。
“小周也曾经跟我建议过让孙翔转会过来的。”江波涛也突然想起了,也帮忙解释着。
是的,周泽楷一直期待着这件事。嘉世解散后,孙翔肯定十分抢手。轮回目前缺一个强劲的攻坚手,孙翔肯定非常合适,但他也一直担心公司不愿意花高价买下,这下全都不用担心了!
3天后,孙翔就过来了。那天,周泽楷起了个大早,然后好好打理了自己。他发誓这是他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这么认真打扮自己。
这天,孙翔也很认真的打理了自己。虽然在外界传他是一个狂妄的新人,可是他也有紧张的时候,比如说今天。孙翔也可以发誓今天是他生下来最紧张的一天,比去嘉世那天还紧张。
“嗯,一定是因为周泽楷比我帅。”孙翔这么安慰着自己。
提好行李,孙翔深吸了一口气,顺了顺头发然后慢慢走下车。
轮回一行人老早就是在等候了。孙翔一到,他们就一起涌上去帮他提行李,说着:“孙翔,欢迎来到轮回!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周泽楷也走上前,但不同的是,他过去就是一个巨大的拥抱,然后凑在孙翔耳畔说:“欢迎…嗯…以后就是队友了…不适应的…找我,我的宿舍…在你左边…嗯…挨着。”他松开孙翔,双手搭在孙翔肩膀上,微笑的看着他。
“靠,周泽楷太开放了吧!不过,声音…确实好听…”孙翔心里想着,然后看着周泽楷的笑容…“果然好看…不对!孙翔!你在想些什么啊!!”
孙翔深吸一口气,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说:“谢谢大家!我来到轮回后会更加努力的。”
听到这一席话后,周泽楷笑得更开心了。这一切当然被孙翔看见了,他是此刻看不见自己,他现在可是脸红的厉害呢…
之后?之后周泽楷和孙翔过上了幸福快来的生活【大误】
—Fin—
上一篇忘打标了
By:封绝

【全职】【韩张】初次见面(12)

好久没写了,开学前才想起


想哪写哪,bug略多…


总之没用心写


下面正文















“你很不错,要来霸图试试吗?”大巴上,张新杰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张新杰,高中生,成绩优秀,高考结束后也收到了一本名校的邀请,可他拒绝了,只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我要成为一名职业选手,这是我的选择。”临行前,张新杰是这么对阻碍他的父母说的。
其实他自己也很惊讶,自己只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而改变。为什么呢?张新杰想着。
他只是无意间看了那一场比赛。高二时,他的同桌以放松为由拉他出去看了一场网游职业比赛。他很无奈,因为在此之前张新杰根本没有接触过网游。
张新杰依旧记得那场改变他的比赛是霸图主场对战嘉世。他也不知道两支队伍的区别,只知道两点:1、两队势均力敌;2、自己应该支持霸图。
但终究只是那一瞬间。
团队赛最后,大漠孤烟一人对战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在大家都以为大漠孤烟会进行撤退时。大漠孤烟却做出了惊人的举动,他所做的只是勇往直前,一次又一次的发起进攻。
最终那场比赛的赢家是嘉世,但大漠孤烟的强硬却点燃了张新杰的心…
在那之后,他开始尝试“荣耀”这款网游;他开始关注韩文清这个人;他开始认真研究霸图的每一场比赛。张新杰自己也是惊讶:“这是不务正业吗?”
事情的转折是某一天下午。
一个普通的下午,结束学习的张新杰准时上线,准备跟同桌一起下本。可是很不巧…他同桌找的高手以“不要牧师”为由拒绝让他入组。
百无聊赖,张新杰操纵着他的牧师号四处闲逛。
突然,工会频道显示说是在西部荒野有野图boss刷新,急需牧师。张新杰二话不说便操纵自己的小牧师朝“西部荒野”赶去。
突然,又一个消息刷新。消息一出,世界频道都炸开了锅。
“大漠孤烟”上线。
张新杰呆呆地看着这条消息久久才回过神来。“他上线了吗?”张新杰想着。
韩文清就是张新杰玩荣耀的原因,他希望自己可以站在他身后只愿他,因此张新杰选择了牧师这个职业。只是因为韩文清不会退缩。
大漠孤烟这次自然是霸图抢boss的主力,而张新杰则找出各种空荡为大漠孤烟刷血,有时甚至会在关键时刻及时冲到大漠孤烟的面前冲着boss放出一把神圣之火阻碍boss攻击大漠孤烟。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大漠孤烟的血线一直没有低于50%。
Boss自然是被霸图收入囊中。张新杰也操纵着他的小牧师准备去跟同学汇合。
这时,一个身影当在了他面前。
是大漠孤烟!张新杰一个激动。差点让小牧师摔一跤。
“我刚才抢boss时就一直在注意你。”对方的声音从张新杰的耳麦中传来,无比清晰,“无论是空档的治疗还是攻击补位,你总是能很精准的把握到,这点很令人在意。你很不错,要来霸图试试吗?”
“你很不错,要来霸图试试吗?”听到这句话,张新杰愣住了…自己得到了霸图队长的邀请,可以加入霸图战队了?自己可以在他身后帮助他了!!
“好!”张新杰坚定地回答着。
思绪收回,大巴已经到达目的地。张新杰拿好行李,整理了一下衣角便下课车。
对方就在眼前,跟电视里一样,穿着红黑相间的霸图队服,表情严肃,十分庄重。
“我是韩文清,大漠孤烟的操纵者,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一边介绍着自己一边伸出右手。
“我叫张新杰,来赴你的邀请,以后请多多指教。”张新杰伸出手,握住那只手,如他的主人一样有力的手。
此后,第四赛季,张新杰接手“石不转”出道,与大漠孤烟并肩作战,为霸图收获一冠,打破不败王朝的传说。
这一并肩,便是十年,甚至更长。
—Fin—